08
2008
10

天籁

花儿一样的年华,常常在时光的影子里流转,匆忙地移动着脚步,有时因为快乐,有时因为忧伤。而那些声音,却时时回荡在耳边,让我从这个光怪陆离的尘世抽身、回头,看到真实的自己,那就是:天之音,地之乐,自然之曲。

最美是月之音。在每一个难以入睡的深夜,都会忆起那个安静的夜晚,信步间误入那片悬于天地之间的月影。明净的月悬于天际,月之影翩落尘寰,化为一潭明净的湖水。月光丝丝洒落,在湖面上回旋着、跳跃着,弹指间滑出清雅的旋律。风过,树舞,为这首月光曲披上一层透明的纱。于是,渺茫的乐音更显清远,幽谧的音符愈加安静。是的,安静。你听过那安静的声音吗?那是不经耳膜直接流进心里的声音。那种声音,让我在喧闹的人群中独享一分波澜不兴的静。那种声音,让我烦躁的心迅速平复,坠入梦中的月光。

月之音,静之音。

最幽是雨之曲。在每一个细雨飘飞的日子里,都会忍不住坐到窗边,细细品味着那些零散的脚步声。听它们踏在梧桐大大的叶子上,听它们落在野花红红的笑脸上,听它们悠悠落入红尘,听它们用自己的洁净默默洗刷一切肮脏。听雨,也听自己。心里到底落入了多少灰尘?又失落了多少曾发誓要保存一生一世的诺言?早在第一次看到世界并不完美时,就对自己承诺永远保持那颗玻璃心,所以就让这雨水洗去那些丑恶,让我找到干干净净的自己。爱听雨,为了想要坚守自己。

雨之曲,净之曲。

最亮丽,花之乐。每一次看到拼命仰头看天的花儿,都忍不住要微笑,对命运微笑,为了所有生灵的尊严微笑。因为从小时候起,听得最多的就是花儿的歌。从小最喜欢那个种花的老爷爷,他最爱笑,他教我听花儿的歌,花儿的笑。真的,花儿也会唱歌呢!当第一束阳光洒在花儿的脸庞上时,它打个哈欠,伸伸懒腰,然后便开始高声歌唱。红的花喜欢歌唱太阳,黄的花喜欢歌唱沙滩,蓝的花喜欢歌唱海洋⋯⋯它们那么快乐,流动的色彩里似乎有生命全部的美好。一天又一天,花儿终于谢了,可是老爷爷依然在笑,那笑容就像一朵常开不败的花儿。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老爷爷来自唐山,他的妻子和女儿都丧生于那场浩劫。我不知道命运是如何残忍地捉弄他,我只记得那些花儿的歌,那些花儿的笑。那些声音让我发现,有一种微笑是给予命运的,有一种声音只属于生命。

花之乐,生命之乐,神圣之乐!

那么多的声音回荡在耳边:欢快的,悲伤的,激昂的,低回的,干净的,纷繁的⋯⋯那么多的声音萦绕在心间。那些天籁,那些心里的声音,那些神圣的声音,有心才听得到。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