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2009
06

检讨

我刚到纪委工作就犯了严重错误:前天我接到通知说中央电视台记者要来采访我市廉政先进典型,领导要我通知几个好局长来。因为快下班了,所以我通知各单位时说的比较简单:“请你们局长明天到纪委来一趟。”

12
2009
05

5.12大地震周年祭

最近“汶川”二字再一次被人们频繁地提起,我这才猛然发现又一次来到了5月12日,距离2008年5月12日已经整整过去365天。

09
2008
11

我的独木桥

最近在听后弦的新歌《过桥》,歌曲将现代的一名高三学生和古代赶考的秀才的两个角度的自白穿插而成,用“过桥”这个关键词将两个不同时代互相融合了进来。

恰好这周是我们期中考试,这首歌听起来很有感觉。

淡黄色的光圈,浓浓的眼圈,淡淡的温暖,音乐让这些苦涩成为回忆的美好。

除了独木桥我还有梦想,但也要走过冲过挤过独木桥。

一日为官胸中抱负得以起草,几千年过去,还是要面对这个命题,不管那所谓胸中抱负,是不是真正的梦想。

突然发现我一直在过桥,一直走,一直走,一直找寻的东西却没有,只是早就被别人安排好。报取功名,出人头地,不管以什么方式,一种简单的逻辑,唐宋元明清之前就流传下来的传承,留在每一个中国人的血脉里。

这是生命的一种绝对吧,先走过独木桥,以后为官也好,卖米线也罢,随着自己的心意。

等到站在桥另一边的那一天,或许梦早已落水,随波逐流,潺潺而逝,不管怎么样,这是我的宿命。

13
2008
10

2008的泪水

2008年这是一个怎样的年代,竟让我有如此多的刻骨铭心的感动和泪水?

08
2008
10

天籁

花儿一样的年华,常常在时光的影子里流转,匆忙地移动着脚步,有时因为快乐,有时因为忧伤。而那些声音,却时时回荡在耳边,让我从这个光怪陆离的尘世抽身、回头,看到真实的自己,那就是:天之音,地之乐,自然之曲。

04
2008
08

心是莲花开

一花一天堂,一草一世界。一树一菩提,一土一如来。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静,心是莲花开。

25
2008
07

姥姥去世了

晚上父亲下班回家,带回了一个不幸的消息--姥姥在今天早上7点多去世了。

30
2008
05

淡淡的

“淡淡的一点孤独很美,暂别喧闹的人群,善意的或恶意的。。。”——淡淡的,一直是我欣赏的一种状态。

12
2008
05

5月12日太原地震纪实

记录一下我在地震发生后的一些事情。

祝福他们,在这次地震中受灾的人们,愿你们好运!


03
2008
05

窗内窗外

春天,塑钢窗窗外——小草伴着清新的泥土味,探出头,嫩绿的树叶随微风的吹拂而摇曳,鸟儿停在树梢,吟唱万物的复苏,碧蓝如洗的天空回响着教堂里传出的安详而神圣的钟声。窗内——孩子:“妈妈,我要到外面去玩。”“好啊。”母亲边说边将一件衣服套在了孩子身上:“不过要把它穿上,虽然是春天了,可还是有些凉⋯⋯”孩子没等母亲说完边跑了出去。母亲探着头说道:“小心路滑啊! 夏天,木窗窗外——知了趴在树上,有节奏地叫着。树高大而挺拔,树叶密集而浓绿,灼热的阳光有的照耀在树叶上,有的穿透树叶的缝隙,在地上形成